400-1088667

17739531367

鸡肉价格怎么样 还会涨吗


2019年祖代鸡引种量130万套,是近年的一个峰值,这一部分祖代鸡的增量推算的毛鸡出栏峰值理论上会在2021年Q2Q3兑现。在三月末的时候,我们看到了高苗价,屠宰亏损,社会鸡养殖亏损,屠宰场开工率走弱,屠宰场库容率上升等现象。


站在三月末的节点,笔者认为Q2是鸡肉消费的季节性淡季,产品端提价有难度,进而会出现养殖意愿下降叠加出苗量的增长,商品代鸡苗价格会回落,重新给出社会鸡养殖端合理的利润。


时间进入到4月份,鸡苗价格还没有跌,大种鸡场一直报5.2,中种鸡场报4.8-4.9,小种鸡场报价乱了套,笔者认为市场的矛盾已经初见苗头,但行业内目前还没有普遍认知。如果市场行情与前期识别的核心因素逻辑方向相反,那么一定是有更大的未知因素在支撑行情的走势。意味着当前市场行情存在着逻辑偏差。


(二)偏差与核心因素:父母代存栏偏低及养殖端质量问题支撑苗价,终端需求偏弱和屠宰场持续亏损抑制提价能力


根据商品代鸡苗销售量折合正常95%的存活率推算,预计二季度周均出栏量在6000万羽/周,当前由于存在疫病问题,死淘率高,提前出栏的情况,如果按照平均85%的成活率来计算,当前市场周出栏量在5400万羽/周的水平,在屠宰产能扩张的背景下,整体偏紧。同时,受到去年9-10月份父母代种鸡提前淘汰和祖代种鸡提前淘汰及引种量不足的影响,从3月份开始父母代鸡苗上涨,直到今天涨到60左右,从侧边印证当前缺鸡的行情。需求方面,当前屠宰端的亏损并未抑制毛鸡的价格。两个原因:一个是企业模式的问题,一条龙屠宰企业的经营模式与社会鸡屠宰企业完全不同。社会鸡屠宰企业是盈利导向型生产,而对于一条龙屠宰企业而言,首要任务是生产计划的稳定,因为屠宰对于一条龙企业而言只是一个中间环节,他们的收入是调理品的销售额,成本要从种禽端开始算,至于利润分配到了哪里,是一个相对次要的问题,更为主要的问题是销售渠道的拓展,以及产品附加值的增加。即使当前屠宰是亏损的,只要之前排的计划还在,该宰的鸡还要宰。养殖端虽然按照公式计算可能是亏损的,但可能还有大合同在兜底,实际的现金流可能是盈利的,所以该养的鸡还会养。二是经营思路的问题,即使在亏损的情况下,企业也有两种思路,一种是减少屠宰量止损,另一种是通过多杀鸡来摊匀固定资产的成本,因此在两种思路的博弈下,我们看到屠宰亏损一直延续,开工率维持在70%左右。

热门产品
  • 底层履带清粪机

    > 底层履带清粪机

  • 龙门上料机

    > 龙门上料机

  • 层叠育雏笼

    > 层叠育雏笼

  • 阶梯蛋鸡笼

    > 阶梯蛋鸡笼